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有哪个帝王能够容忍自己的一个手下比自己的名声更加响亮的呢。

    帝王本来就多疑,更加不要说是他这个从各种杀戮杀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许多常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就连亲手把自己的兄弟给杀了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杀的人,你指望他会对一个“外人”有多好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外人对他有过恩情,哪怕这个外人曾经教了他许多保命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初的沈醉也是心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这一辈子兢兢业业,为了古月王朝付出无数,结果却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这么对她,也许她还能够安慰自己,这不过是因果循环终有报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这个这么对她的人是赫连清秋。

    这个她一直以来就不曾下过狠手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她一直以来就关照过许多次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得了她无数恩惠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就狠心下得了这个手啊。

    果然是最是无情帝王家。

    离开古月王朝所听到的最后那些话让她彻彻底底,对这个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她只怪当初自己有眼不识珠。

    皇家的血脉那么多,自己怎么就傻到捧了这么一个狼子野心,以怨报德的人上台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这百留不要辜负她的好意,如果真的再教出那么一个恶心的人来,她想她会被恶心得哭的。

    她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个疯狂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疯狂的想法,却是现在的百留所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折扇敲了敲百留的脑袋:“行了,一个房间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手里的钱不够还打肿脸装什么胖子?

    没看她这所谓的战神都不敢装这有钱人了吗?

    之前把战甲脱了的时候忘记了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22世纪,没有人在她身后捧着东西求她去用,为她花钱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一个,穷得叮当响的百留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钱财都没有带上来,仅剩的一点,也在刚刚换了衣服的时候用完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不是那种只顾自己享受的人,她也给百留买了一身。

    只不过两个人看起来更像是赶考的书生和小厮了。

    不过关于这一点,百留倒是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听到沈醉的一声之后,他连忙伸出一根手指,对着那个掌柜的说道:“我们只要一个房间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沈醉摇着扇子,漫不经心,但是眼睛的余光却已经在打量着这个酒楼的各种逃生位置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把赫连清秋想得太简单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现在不敢明目张胆的通缉她,也难保他不会背后下什么黑手。

    她来到这里并没有遮掩太多,所以,并不能排除被人追上来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看向了百留,要不是你小子,她用得着这么小心吗?

    这话说的倒是真的,如果不是因为百留的话,她一旦打不过想要离开,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傻小子跟了上来,她就得为他的生命安全着想着想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其实还真的有些不太划算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没有他的话……今天自己难不成要住一次霸王店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